公衆號

舊網站入口

醫養結合,推動汕頭社區養老服務發展

2019-11-11

醫養結合,推動汕頭社區養老服務發展


  □ 周树彪

  

    随着老龄化的加剧,养老问题、老年人就医问题日益凸显。推动社区养老服务发展,将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健康养老模式是大势所趋,也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

  

  截至2018年底,汕頭市總人口565萬,其中60周歲及以上人口65萬,占總人口的比重達11.5%,我市已進入人口老齡化城市行列。而且隨著老齡化的加劇,養老問題、老年人就醫問題日益凸顯。養老主要有家庭、社區和社會三種養老模式,我市主要實行“家庭養老爲主,社會養老爲輔”的養老模式,社區養老尚未普遍推行。雖然我市各類養老機構近200家,但真正具備醫療服務能力的只有9%,遠遠不能滿足老年人健康養老的需求。因此,將醫療衛生與養老服務相結合的健康養老模式系大勢所趨,是我市社會各界關注的熱點。


  汕頭養老服務存在的主要問題


  實際床位遠低于行政規劃養老床位。據統計,汕頭市目前有社會福利機構床位數4500多張,每千名老年人擁有床位數7.8張,遠遠低于全國21.5張和全省15.3張的平均水平。另一方面,目前我市80歲以上、失能、半失能人群約4萬人,但沒能納入家庭病床制度,這些人群的護理、陪護問題恰恰是家庭的負擔,是我市社區醫養結合工作的重點之一。


  嚴重缺乏福利性普惠型醫養結合養老機構。因病致貧和因貧返病威脅著社會底層的一小部分人,由于福利性普惠型醫養結合社會服務的缺失,他們無力承擔其他養老及醫療服務的費用。現有養老、醫療沒能形成資源聚集。現有公辦養老機構規模小、設施簡陋、功能單一,投資缺口大;居家養老服務經費財政投入不夠,養老和醫療機構相互隔絕,影響彼此資源的互通。


  “醫養結合”處于“九龍治水”的困境中。從目前情況看,養老機構隸屬于民政部門管轄,而醫療機構隸屬于衛生計生部門管轄,涉及到參加醫保及醫療保險費用報銷等事宜又由人社部門主管,牽扯到資金保障又與財政部門有關,交叉重疊的部門管理直接導致“醫養結合”處于“九龍治水”的困境中,部門之間職責界定模糊,容易出現利益紛爭、責任推诿等問題。


  社區醫療機構的設施、人才的配置嚴重不足。社區醫療機構沒有匹配的醫療資源,特別是缺乏全科醫生和護士,社區醫療機構的設備和場地成爲擺設。


  推動社區醫養結合養老服務發展的途徑


  (一)強化立法和行政,讓法律和制度來管事


  首先,做好頂層設計,以建立以“居家爲基礎、社區爲依托、機構養老爲補充”的多層次養老服務體系爲目標,訂立汕頭市醫養結合近、中、遠期發展目標和實施綱要。其次,成立“醫養結合”發展辦事協調機構。要建立健全部門之間統籌聯動工作機制,打破民政、衛計、人社三條線分立狀態,從根本上解決“養老不醫護、治病不養老”的問題。建議設立“健康管理中心”,負責醫療保險和市民健康政策制定。再次,立法推進社區養老服務和醫養結合制度。立足我市經濟社會和醫療衛生、養老服務事業發展實際,爲推動“保障基本、統籌發展,政府引導、市場驅動,深化改革、創新機制,試點先行、以點帶面”的落實,進行必要的立法和制度建設。


  (二)加大對醫護人員的培養和管理力度


  借力分級診療,讓醫療資源縱向與橫向擴散。在分級診療背景下,通過行政管理、財政投入、績效考核、醫保支付等激勵約束措施,引導各級各類醫療機構落實功能定位,讓醫生及醫療資源實現多向流動,徹底放開醫生的多點執業。


  政府和學校合作培養專業醫護人才。建議由市政府牽頭,由汕頭大學醫學院、汕頭衛生職業技術學校和汕頭醫藥技工學校等院校與我市養老護理服務機構加強合作互動,引導和鼓勵高校畢業生到養老護理機構就業。支持養老護理服務機構申報設立高校畢業生和社會服務人才實訓基地,將養老護理服務人員納入社會服務人才和專業技術人才隊伍建設範圍。


  全面開展家庭醫生簽約服務。通過政策引導,推進居民或家庭自願與簽約醫生團隊簽訂服務協議,探索個體診所開展簽約服務,根據服務半徑和人口,合理劃分簽約醫生團隊責任區域,實行網格化管理。簽約服務費主要由醫保基金、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和簽約居民個人分擔,地方財政可予以適當支持。


  (三)加大對醫養結合養老服務的財政支持


  對現有涉及養老、衛生領域的獎補資金進行統籌,統籌資金主要用于醫養結合型養老服務機構一次性建設補助和運營補助、貸款貼息補助,醫養結合型養老服務人才培養以及開展老年人衛生健康管理等方面。


  對醫養結合型養老服務機構實施優惠的稅費政策。對醫養結合型養老服務機構提供的養護服務免征營業稅;對符合條件的非營利性醫養結合型養老服務機構免征企業所得稅;對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非營利性醫養結合型養老服務機構建設項目免征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等。


  醫保全面覆蓋醫養結合服務。對取得醫療執業許可的醫養結合型養老服務機構,納入我市城鎮職工、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和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定點範圍,實行協議管理。在定點機構入住的符合規定條件的參保人員,發生的基本醫療保險範圍內費用,納入醫保支付範圍。


  (四)建立社會多方力量的合力支持機制


  其一,加強民政、衛計、國土資源、住建等部門在規劃和審批等環節的合作,統籌做好養老機構與醫療機構建設的規劃銜接。其二,鼓勵條件允許的醫療和養老機構下設互補的二級機構,鼓勵二級以上綜合醫院(含中醫院)與養老機構開展對口支援、合作共建,爲老年人提供治療期住院、康複期護理、穩定期生活照料和臨終關懷一體化的養老服務。其三,選取部分星光老年之家進行改造升級,提升服務水平,與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挂鈎,增加其日間養護的保障性醫療性功能;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功能提升,協助實現社區養老和鄰裏互助功能。其四,支持宗教界參與養老服務,舉辦醫養結合服務機構。其五,對新建小區的養老床位和空間等要定出硬性指標,並監督實施。


  (五)探索社區醫養結合新模式


  整合照料模式。由單一機構提供醫養結合服務,既有配建醫療機構或衛生室的養老機構,也有具備養老功能、開展老年護理的醫療機構。


  聯合運行模式。養老機構與醫療機構合作,建立雙向轉診機制,由綜合性醫院提供醫療服務,養老機構提供康複期或穩定期的護理服務。


  支撐輻射模式。社區養老服務設施與醫療機構或社區衛生服務機構合作,爲居家和社區養老的老年人提供健康服務。


  長期護理保險模式。可實行“三重保險”的保險保障體系,即全民意外傷害附加保險、養老床位綜合責任險、老年人意外傷害商業保險三種保險。借鑒天津、上海、青島等地模式,對失能、半失能的參保老年人,引導其在定點護理機構接受長期醫療護理,或居家接受相關機構的醫療護理照料,由護理保險基金支付相關費用。


  (作者單位:汕頭大學繼教學院)